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搜索:    
当前位置  -   政法园地  -  防邪反邪  -  正文
耶和华见证人正在摧毁儿童的灵魂!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添加时间:2018年10月12日

    【核心提示】玛吉·里卡达·罗尔夫(Margit Ricarda Rolf)曾是耶和华见证人的成员,80年代,与家人一起加入该教派,2001年退出,在此生活了16年。自2004年以来,她一直在帮助那些想要退出教派的人们。玛吉接受了《赫芬顿邮报》记者丽莎(Lisa Mayerhofer)的采访。以下是谈话记录:

  像耶和华见证人这样的团体正在摧毁儿童的灵魂。我知道的不只是这一点,因为我曾照顾一些年轻的退出者们,甚至是我自己的孩子也经历了这些。

  34岁时,他们说服我和我的丈夫加入耶和华见证人,并把两个孩子带到会众面前。在此期间,我们还拥有了两个孩子。我们想着,有一个大家庭是件好事。毕竟我们是被选中的,最终都将会到天堂去。

  首先是“当天的教义”,然后是第一顿正餐

  这不是孩子们的天堂,太可怕了!耶和华见证人内的氛围对孩子是充满敌意的。我记得在一个美丽的夏日,其他孩子在外面玩耍,而我的孩子们必须在室内听他们讲教义。在漫长的集会上,他们不得不安静地坐着,几乎不能动。

  耶和华见证人决定我们的日常生活。

  起床后就开始。首先我的孩子们必须在早上和我一起讨论当天的教义,然后才被允许吃饭。由于加入耶和华见证人的缘故,我三个大一点的孩子都没有上高中,因为该教派不赞成教育。至今我的孩子仍在责备我。

  但我们也几乎不可能自由地教育他们:忠诚的教徒或长老们一直在窃听我们的传教工作。他们想知道我们是否遵守所有规定:“你母亲和你谈论教义吗?”; “你们在一起都做什么?”

    我一秒都不想再待在这个教派了

  当我的大女儿17岁时离开时,有了第一次突破。我们不被允许与她有任何联系,但幸好我们没有这么做。一段时间后,我的儿子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这对我们的家庭来说是非常讨厌的,我们不想与我们的孩子形同陌路。我的丈夫对此已经无法忍受了,他决定不再参加教派集会。他还觉得,如果我们小一点的小孩们不想参与,就没必要参与了。他们也不想参与。

  那时我独自一人参加会议并被边缘化。我被忽略了。要摆脱那种依赖和那些一直坚信着的信念,这对我来说非常困难。

  直到有一天,我们在集会上用鲜艳的色彩画出了世界末日,我不禁问自己:我究竟在这做什么?这可是纯粹的恐慌!那时,我的丈夫在互联网上找到了一些教派退出者们,我对此产生了好奇并立刻联系了他们。在那之后,我对耶和华见证人产生了批判的态度。

  我清楚地知道,为了能留住成员,并利用他们,耶和华见证人经常乱传圣经的译文。我一秒都不想再待在这个教派了。

  耶和华见证人遏制了人身完整和自由发展的权利

  后来,我参与帮助退出者们。许多年轻人在进入青春期后就想要离开该教派。他们通常是被禁止与父母联系的。我发现特别糟糕的是,孩子们因此受到了创伤。

  他们会在耶和华见证人听到这样的说法:未加入教派的父亲或母亲都是撒旦。孩子还小时,他们相信了该说法,对父母产生恐惧感。他们会惊恐发作,灵魂就此被摧毁。特别是那些孩子。

  对退出者的帮助经历和我自己的亲身经验得出:孩子们正在受到精神虐待,控制和殴打。像耶和华见证人这样的教派遏制了人身完整和自由发展的权利。

  但孩子们无法反击。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必须无条件保护儿童的权利。如果您想退出教派并需要帮助,请随时通过我的博客与我联系。联系方式:info@ZeugenJehovas-Ausstieg.de

[ 1 ]
  • 中国长安网群
  • 云南长安网群
  • 西双版纳长安网群
  • 州级政法部门
  • 主要媒体
主办单位:中共西双版纳州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中共西双版纳州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中共西双版纳州委政法委员会

开发制作:西双版纳恒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滇ICP备:13003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