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搜索:    
当前位置  -   政法园地  -  以案说法  -  正文
借爱之名:一场精心炮制的离奇车祸
作者:   来源:人民法院报   添加时间:2018年9月28日

  2015年的大雪节气,大雪未至。早晨五点多钟的天边一抹亮渐次清晰、蔓延,借着这抹光亮依稀能够看到不远处的空气中浮着一层薄雾,通往县城的道路若隐若现。突然,一声沉闷撞击伴随钢铁划过地面的刺耳长音,惊醒了周边尚在睡梦中的村民。当大家亮灯、穿衣出来,赶到声音来源处一探究竟时,只看到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颤颤发抖,不远处的摩托车已经支离破碎。马路上除了一道长长的划痕及两侧散落着的碎屑,并不见其他车辆。“不好了,肇事车辆跑了,快先打120救人。”

  几个小时后,被撞者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传回来,老乡们纷纷惋惜不已。当晚深夜,肇事司机向交警部门投案自首,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才掀开了一角……

  令人羡慕的家庭

  湖南省岳阳县人王细波,1982年出生,初中文化。

  “虽然文化不高,但脑瓜子很灵泛,嘴巴利索、能说会道。”这是王细波给众人留有的印象。在他“出事”之前,王细波算是同龄人中“混得很不错的了”。

  三十出头的他,不仅有个漂亮的老婆、两个乖巧的女儿,还在当地县城的某高档小区里有着一套百多平方米的住宅,以及一辆别克牌的轿车。“有这样的生活,是这伢上辈子修来的福。”亲友们熟知王细波幼年的跌宕坎坷,对他这时的生活状况很是满意,甚至欣慰。

  原来,王细波在幼年时母亲就因病过世,他是在父亲、爷爷的抚养下长大。十来岁时,父亲又突然离世,他便轮番寄养于各亲戚家中,这家一顿饭、那家一件衣,个中辛酸自不用说。

  初中毕业后,王细波早早开始闯荡社会,端盘子、上工地,啥活都干过。由于他嘴巴乖巧、人又勤快,加上长相端正讨人喜欢,这一路虽然辛苦,倒总归还算顺畅。

  与前妻何红的相识,是王细波成年后人生轨迹的第一个拐点。

  与王细波同年的何红不仅有着姣好容颜和匀称身材,还有着一定的经济实力。两人相识不久,何红便和“长相帅气又懂得讨人欢心”的王细波结婚,两人在县城相继买房、买车,期间又陆续生下两个女儿。

  随生活琐碎的冲刷,令人羡慕的幸福光环褪去,逐渐暴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

  因为王细波本身并没有稳定的收入,又无一技之长,两人在县城的房、车都是由何红出资购买,婚后家中的开支也大都要倚仗何红。经济基础奠定了何红在双方关系中的强势地位。婚姻,并未让王细波感受到太多的家庭温暖,相反何红的性格以及对待自己的态度,让他越发感觉到一种孤独。

  不期而遇的“爱情”

  2011年,禁不住何红对自己的挤兑,王细波跟朋友合伙,在距离县城不远的地方租了一片空地用于种植、经营苗圃。尽管收益还算可以,但王细波仍旧没能在何红那里找回好言相对及应有的尊重。

  对此,王细波更多地将精力放在了苗圃园的打理上。

  何兵与赵欢两夫妻的家正在苗圃园的旁边。丈夫何兵凭借杀猪手艺,隔几天就给附近的乡邻杀猪送肉,妻子赵欢则在家照顾年幼的孩子,同时两人在自家一楼开辟了一个小卖店,经营着熟食、百货等小生意,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平淡却十分融洽。

  对在苗圃园起早贪黑,常来光顾自家生意的王细波,生性淳朴、热情好客的何兵认为他虚长自己几岁,同样吃得苦,交流起来很投机,两人逐渐成了朋友。碰到王细波打理苗圃没饭吃的时候,何兵便主动邀他来家里休息、搭餐。王细波也时常买菜到何家做饭,有事没事便在小卖店里帮忙或者邀人来小卖店闲谈、打麻将。

  常来常往间,赵欢的清丽模样、温柔性格给王细波留下了深刻印象。相较何兵的敦厚老实甚至木讷,王细波的帅气外表、照顾体贴、风趣幽默,让赵欢发觉此前的生活实无情调,两人由相互青睐发展至婚外情。从2011年8月开始,两人就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几乎每周都利用何兵外出杀猪等不在家的时候私下幽会。

  为了方便约会,王细波为自己和赵欢悄悄置办了另外的电话卡,并开通了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微信号。不能相会的日子,两人时常通过这种“地下方式”联系。

  情深意长的那段时光,赵欢不仅对王细波百依百顺,还为他买衣服,更显善解人意。王细波曾跟赵欢开玩笑:不允许再与何兵要二胎,要生孩子也必须是他王细波的。有一年的情人节,王细波特意送给赵欢一枚戒指。尽管双方早有约定互不干涉、不得破坏对方的婚姻及家庭,王细波仍暗暗认为,赵欢是生命中“那个对的人”,心中对赵欢有着格外的在乎和紧张。

  由于王细波经常避开自己发信息,何红敏锐地感觉到王细波“可能在外面有人了”,双方因此多次吵骂。2014年8月,两人最终协议离婚,两个女儿由何红抚养。

  滑落深渊的欲望

  俚语说得好,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其实,赵欢、王细波在日常生活中暴露出来的亲密行为,在邻居、外人眼中早超越了普通的朋友关系,风言风语已经是四处泛起。每每回到家中,看到安心照顾孩子的妻子,何兵仅是将信将疑,不愿相信甚至不敢相信。

  “王细波离婚就是为的赵欢。”王细波离婚后,类似的传言不断蔓延。何兵再也坐不住了,羞愧、愤懑彻底爆发,他与妻子多次吵架,苦苦劝说赵欢顾及家庭和孩子,不要再跟王细波联系。王细波的离婚,让赵欢对于这段私情,心中也打起了鼓。

  “你离婚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双方婚姻都保持原状的吗?”赵欢质问王细波,并提出如果王细波坚持离婚,那两人的关系就无法继续。王细波赶紧一番好言安慰,“我肯定会跟何红和好,你相信我。”不久,何红果然重新与王细波共同生活在一起。经历这件事之后,对于王细波的幽会提议,赵欢逐渐开始找借口推辞,王细波颇有不满。

  2015年6月的一天晚上,赵欢手机微信来讯声响起。何兵发现,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微信号码,传出来的却是王细波的声音。他当即与赵欢大吵起来,并打电话警告王细波:“从此断绝朋友关系,不要再来我家。”

  在亲友的劝诫下,赵欢下定决心斩断这段畸情。2015年11月,在最后一次约会中,赵欢对王细波谎称自己已经怀孕,提出结束关系,被王细波毫不犹豫地拒绝。自那以后赵欢不再接听王细波的电话、不回复短消息,想刻意断绝了两人间的联系。

  “你若再不出来见我,我就趁何兵不在屋里,爬围墙来找你。”对王细波的这条纠缠短信,赵欢起初不以为意。直到几日后,王细波发来的又一条短信内容恰恰讲到了她当晚与何兵在屋内的相处情况,赵欢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涌上来,她心怀厌恶甚至恐惧地将那张只有王细波知晓的电话卡丢弃,并将他拉入微信黑名单。

  赵欢的行为重重地戳伤了王细波,情感受挫带来的伤心与懊恼,逐渐演变为对何兵的憎恨。“如果没有何兵,那赵欢就不会与我断绝关系;如果没有何兵,那我与赵欢还有更多的可能。”念及到此,王细波处心积虑地开始了一番谋划。

  清晨离奇的车祸

  2015年12月2日,怀揣着跟邻居借来的5000元钱,王细波在各大旧车交易行穿梭,他以给妻子练车为由,用假名在某二手车行购下了一辆不能过户的旧桑塔纳,“免得老婆开车违章还要缴款,你帮我把车牌卸了。”开走前,他特意要求店家把车牌取掉。

  当晚,王细波驾驶这辆车前往何兵家附近“踩点”,何兵与赵欢相处的画面映入眼前,犹如一根刺,一下又一下地扎在了心头。调转车头后,王细波将车子停放在所住小区外近2公里的马路旁边。

  12月6日,王细波赶到与何兵合伙杀猪的屠户老黎家,借故打听次日他们是否会外出杀猪。在确认后,王细波当晚将旧桑塔纳开到小区内。

  12月7日凌晨3点,王细波驾驶该车从家出发,十余分钟后便抵达何兵家附近。为避人怀疑,他特意将车停在距离何兵家西边约90米的一个预制场,然后悄悄躲在何兵家南边的小杉树林中守候。

  大雪节气,但天空并未飘下雪花,清晨的空气中浮着浅浅的雾气。早上5点半左右,何兵便已经洗漱完毕,推出二轮摩托车准备出发赶去杀猪。东边的邻居已经从外面杀猪回来并开了门前的灯,“回来这么早,是赶着暖被窝的吧。”打趣完邻居,何兵发动摩托车驶向县城方向。

  约莫两分钟,邻居听到了旁边的预制场传出一阵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一转眼,一辆破旧黑色轿车朝着县城方向快速开过。

  邻居没有想到,之后几分钟内,何兵便发生了交通事故。据交警部门的记录:何兵坠落处距离撞击地28.9米,摩托车距离撞击地43.7米,摩托车与地面擦划痕迹长42.5米。肇事车辆逃离现场,何兵被附近的老乡发现,当天上午8点左右在医院因抢救无效死亡。

  看到何兵骑着摩托车出门,王细波便赶紧跑回预制场,发动车辆后紧紧追赶上何兵。前方就是某工业制造厂,再往前就要进入城郊的居民密集区域了。此时的马路上没有过往车辆,王细波狠狠踩下油门,飞速撞向沿马路右侧行驶的何兵,并一路推行。

  何兵倒地后,王细波又前行了约200米,他调头回来想查看下何兵的状况,但刚刚的巨大撞击声已经让周边的住户惊醒,他不待停留赶紧逃离了现场。

  几拐几弯,王细波将车子开进了一条岔道,沿着乡间的道路蜿蜒前行。不料,车子因故障熄火了,王细波找来住在附近的表哥帮忙拖车,因操作不当,致轿车落入路边农田。王细波又要表哥将侄子一起喊来帮忙将车拖上来,并表示愿意出1万元要表哥将车子解体。面对表哥的拒绝与怀疑,王细波说自己一早不小心撞到了一台三轮车,对方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你先帮我将车子藏到偏僻处,我借你摩托车回去看看。”回到事故地,王细波看到马路上已经被清理完毕,他又去到另一朋友家,此前两人早已约好,王细波给他家中午的宴席帮厨。9点多,正在洗菜的王细波接到朋友电话,“你听说了吗?何兵今早出车祸死了。”王细波停顿了下,仅简单回复了一声。“我看你平时和何兵关系挺好的,赶紧告诉你,听说一个多小时前死在了医院,你看需不需要去看望一下。”对朋友的这一提议,王细波未置可否,继续忙着手上的活。

  中午11点多,王细波正在炒菜,接到了表哥的电话,“交警给我打电话了,说有人举报我今天拖的那辆受损的车子就是撞死何兵的肇事车。你在哪里,赶快去交警部门自首。”才接听完表哥这通急促电话,交警部门的电话就来了,通知王细波原地待着,他们马上过来。这下,王细波直接扔下锅铲,没有跟任何人交代,便独自匆匆而去。

  当天,王细波从岳阳县城赶到岳阳市区,并买了农药和安眠药。期间,亲友四处寻找并不断地打电话给他。当晚11点,王细波以交通肇事向公安机关投案。

  难逃法眼的真相

  在公安干警的讯问中,王细波说自己买报废的旧车为的是方便与赵欢私会,并讲述了当天“意外肇事”的经过:当天凌晨,自己蹲守何兵家,本想趁何兵外出杀猪时,好进去与赵欢私会。等了许久,旁边的邻居都杀猪回来了仍没见到何兵出来,便放弃了这个念头。他开车在马路行驶时,受到晨雾的影响,只模糊看到前面有一台摩托车正靠马路中间行驶,但并不知道是谁驾驶的。几次鸣笛见对方都无反应,他便从右侧超车,不料期间摩托车突然向他行车方向避让,自己慌乱之下错踩油门直接与摩托车相撞,导致了事故发生。事后,因为害怕,他选择了逃跑。当知道被撞死的人是朋友何兵后,经不住亲友劝诫和良心不安,投案自首。

  何兵车祸过世,肇事者恰是王细波,这让赵欢在内的众多亲属觉得事有蹊跷。加上邻居回忆了那天早上的情形,何兵杀猪的搭档谈及前日王细波曾来打探他们是否要去杀猪,何兵的亲友将各种猜测向公安机关报告。

  经过一番调查取证,最终,工业制造厂门前的监控视频完整地还原了当日王细波蓄意撞击何兵的全过程。

  在法庭上,王细波仍旧辩称自己当时并不知道被撞的就是何兵,事件只是普通的交通肇事,他并非故意杀害何兵。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王细波虽主动投案,但其到案后并未供述自己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王细波因奸情杀人,其犯罪动机特别卑劣,手段特别残忍,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依法判决:被告人王细波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8年8月,王细波被依法执行死刑。(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普法讲堂

  萧伯纳曾说,“生活中有两个悲剧,一个是你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另一个是你的欲望得到了满足”。现实生活中,尤其是法治日益完善的现代社会,任何对欲望的追求,在法律与道德的框线内可以狂奔,而一旦越界,等待的必将是公众的唾弃及法律的制裁。

  本案中,被告人王细波幼年父母早逝,缺失了家庭的管教与爱护是他人生的极大缺憾,令人惋惜。在与赵欢的婚外情中,对爱的渴求,逐渐膨胀为一种霸占,最终沦为求之不得的凶狠报复,这是他走上不归之途的欲望“原罪”。

  从踩点地形、查探消息、购买旧车、蹲点守候,到制造车祸、事后意欲销毁旧车,王细波对这场车祸的策划不得不说是处心积虑,但这一切并没有逃过沿途的民用监控的“天眼”,无论他怎么抵赖与狡辩,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法院依法予以了公正裁判。据承办本案的岳阳中院刑一庭法官王继华介绍,王细波到案后,对故意杀害何兵这一点始终拒不认罪、悔罪,仍旧企图以交通肇事掩盖自己故意杀人的事实。

  据此,法院在裁判中认定其虽主动投案,但不构成自首,不足以减轻其罪错。正可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1 ]
  • 中国长安网群
  • 云南长安网群
  • 西双版纳长安网群
  • 州级政法部门
  • 主要媒体
主办单位:中共西双版纳州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中共西双版纳州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中共西双版纳州委政法委员会

开发制作:西双版纳恒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滇ICP备:13003395号